注册 登录
大连徒步网 返回首页

雨中行的个人空间 http://dltubu.com/?44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村长选举

热度 1已有 614 次阅读2011-1-20 09:09 |个人分类:原创

 今年五一放假,我回老家看望父母。我的老家在大连往北的一个农村。车子一进村,就看到村委会门前人山人海,几乎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在那里。自从家乡实行联产承包之后,我第一次看到全村的人以这样大的规模聚集在一起,我的心立刻提了起来,料定村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家紧挨着村委会,到了村委会,也就到了家,我下车后急忙打听,原来村里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而是进行村长选举。
   这可是一件新鲜事,我只是听说实行了村民自治,从来没有看到过怎么选举村长。
   村里除了十岁以下的孩子,其余的人我都认识,老一点的和我父亲同辈,叫叔叔大爷吧,中一点的就是我小时候的伙伴了,关系近得更没得说,小一点的也是弟弟妹妹或侄儿侄女什么的。俺们农村人不管有没有亲戚,都愿意以亲情论关系,这一点有点象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不象城里人都是小张小李什么的,俺们张口就叫大哥大叔,不叫老王小赵。
    这大叔大哥姐姐弟弟们看见我回来了,都热情的围了过来,有点文化的叫俺学名,大多就喊我的乳名,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被人家叫乳名,只有在家乡才有的这份亲近。
    我向他们打听选举的情况,大家七嘴八舌的向我介绍,原来,这已经是选举的第三天了,经过前两天的选举,已基本上确定了村委的人员组成,只是在村委当选人中,有两个人票数一样多,而这两个人必须二选其一。
    我问他们,乡里顷向这两个人中的哪一个?他们立刻忿忿地说,谁顷向也不好使,只有我们的票数好使。言语中流露出自豪与自信。仿佛乾坤流转就在于他们的一推之间。
    我又问,要有人做弊怎么办?比如多数了或少数了票?他们说,这不能,收票都是当场的,票箱封得很严实,即使有的老年人不能来,有流动投票箱,也是好几个人一起去的,唱票时大家都在看,还有监票的,根本做不了弊。他们说这些事情时那种认真的神情体现出他们对这件事的态度和心情。
    中午了,十一点半多,正是农家吃饭的时候,可是新一轮统计票数工作还没有做完,于是谁也不离开,妇女们有回家做饭的任务,她们也不回去。任凭孩子怎么哭闹,怎么磨她们要吃饭,她们和男人们一样,雷打不动。必须要等到票数出来,
    十二点五十分,村里的广播响了,选举组织人员宣布新当选村长姓名。
    随着宣布新村长的话音落地,一些人欢腾起来,一些人悻悻不乐,但一切出奇的正常,没有漫骂,没有打闹。
     新村长笑盈盈的出来了,后面簇拥着一大群支持他的群众。新村长走到旧村长面前,礼貌地握着旧村长的手,旧村长大度的表示祝贺。倒有点象美国总统选举的味道。
      新旧村长都是我特别熟悉的人。旧村长是我二哥的朋友,约四十七八,新村长是我妹妹的同学,约三十四五。
    人散了,旧村长站在原地,他左右盲顾,不知道此刻他的心里在想什么。我从家屋走到他跟前。叫了声三哥。他没说话。半响,说了句,服气,我是有没有做好的地方。似对我说,也象是自言自语。
     驻北京的人见中央领导的机会多,我家挨着村委会,我见到村干部的机会也就多了,新村长总是喜盈盈的和村里的男女老少们打招呼,见到谁都是客客气气的,未说话人先笑。
    第二天一早,新村长带着村委一班三个人,带着尺子,绳子,铁锹,往地里去。原来,一大早有群众反映有地块界线不清,希望村里再给量量,确定一下界线。刚刚反映的问题,马上就开始办事,这种效率,肯怕美国白宫也难以做到。
    我赞叹,这就是民主的力量呀!    
1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大连徒步网 ( 辽ICP备11011982号  

GMT+8, 2019-3-19 16:40 , Processed in 0.06748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